司馬遷女婿膽小被嚇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  • 来源:玉蒲团3d_玉蒲团ii玉女心经_玉蒲团mp4

  司馬遷僅僅因為替李陵說情而被處宮刑;其女婿楊敞因"素謹畏事,不敢言",卻受驚嚇而亡;其外孫楊惲僅僅因為一封發牢騷的信而被判腰斬。歷經三朝,司馬遷和外孫因敢言獲罪,女婿則因不敢言也不得善終,不能不令人感慨系之。
  司馬遷被處宮刑的事大傢都十分熟悉瞭,故不贅述。在這裡隻說說其女婿楊敞與外孫楊惲的事情。
  楊敞是華陰人,"素謹畏事",昭帝死後,即位的昌邑王淫亂,大將軍霍光與車騎將軍張安世決定廢掉他,讓大司農田延年通知楊敞。
  "敞驚懼,不知所言,汗出洽背,徒唯唯而已。"(《漢書·楊敞傳》)此時,楊敞夫人,也就是司馬遷的女兒站瞭出來對他說:
  "此國大事,今大將軍議已定,使九卿來報君侯。君侯不疾應,與大將軍同心,猶與無決,先事誅矣。"於是"敞、夫人與延年參語許諾,請奉大將軍教令,遂共廢昌邑王,立宣帝".但"宣帝即位月餘,敞薨",我想,與他受此驚嚇不無關系。看來此女頗有其父之風,而女婿則不濟事。
  外孫楊惲也承接瞭其外祖父的傢風。他先因功被封平通侯,後被免為庶人。"惲既失爵位,傢居治產業,起室宅,以財自娛",其友人安定太守孫會宗寫信勸他,他寫下瞭著名的《報會宗書》,此信"宣帝見而惡之。廷尉當惲大逆無道,要(腰)斬。妻子徙酒泉郡".而他在此信中,隻不過發發牢騷而已,"惲材朽行穢,文質無所底,幸賴先人餘業得備宿衛,遭遇時變以獲爵位,終非其任,卒與禍會".痛定思痛,故決定唱著"田彼南山,蕪穢不治,種一頃豆,落而為萁。人生行樂耳,須富貴何時","長為農夫以沒世矣".結果不知何處刺痛瞭宣帝,命運比其外祖父更為悲慘。
  觀司馬遷與女婿及外孫的遭遇,可知活在皇帝統治的時代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。令我感到奇怪的是,那些拍《××王朝》《××皇帝》的人,為何獨獨沒有看到這一點,而對皇帝的統治津津樂道呢?